直通屏山|福建|时评|大学城|台海|娱乐|体育|国内|国际|专题|网事|福州|厦门|莆田|泉州|漳州|龙岩|宁德|南平|三明
您所在的位置:东南网 > 福建频道首页> 福州> 社会 > 正文

未婚同居引纠纷 “试婚”看似时尚留下烦恼一串

2014-04-16 16:49   来源:福州晚报  责任编辑:张海燕   我来说两句
分享到:

核心提示:时下不少年轻单身男女流行未婚先同居,也叫“试婚”的生活方式。可恋爱虽易,婚姻不易,又有多少人能做到且行且珍惜。不少恋人最终没能牵手走进婚姻的殿堂,又因为没有结婚证书的法律保障,在面对财产、子女、债务等一系列同居期间留下的“后遗症”时发生激烈的冲突,最终只得诉诸法律解决。

据记者了解,因未婚同居引发的纠纷,占到我市各基层法院受理的婚姻家庭类案件总数的10%到20%。

案例一:

打胎后分手不付补偿款

法院判令男方依约支付

小明在同居女友小丽(均为化名)怀孕后和其分手。心有愧疚的他写下字据愿意补偿对方损失,可付了部分钱后又不想付了,被小丽告上了法庭。日前,仓山区人民法院判令小明必须依付支付剩余钱款。

小明和小丽均为外地人,都只有20岁出头,同在福州工作。2012年4月,他们在朋友组织的一次聚会中相互吸引,很快就同居在一块。共同生活后,两人发现各自的兴趣爱好、生活习惯、性格等方面相差甚远,不时发生争吵。小明的家里人也很反对他和小丽交往。

同年6月,小丽怀孕。小明觉得双方现有的经济能力有限,根本养不起孩子,就一再建议小丽把孩子打掉。小丽迫于无奈,只得做了人工流产手术。这成了双方最终分手的导火索。

当年8月底,双方协商决定分手。小明心有愧疚,答应补偿小丽因进行人工流产手术而产生的医疗费、误工工资、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损失共计4.8万元。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,他还专门立下书面字据,上面写明:“本人总共应付给小丽4.8万元,从2012年9月起,每个月2000元整分期两年为限,每个月底支付小丽钱款。如没按时打款将立即还清所有余款。”

可小明在分期总共付给小丽1.5万元后就后悔了,不再支付余款。小丽很生气,将小明告上法庭,讨还余下的“健康补偿款”3.3万元及利息。

小明在法庭上辩称:在两人同居期间,他确实打算向小丽借4.8万元钱,他也写了字据给小丽作还款保证。后因小丽怀孕,双方关系恶化,小丽并没有如约把钱借给他,反而向他索要1.5万元的“健康损失费”。所以,小丽主张的这笔借款根本就不存在。

仓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,根据当事双方签订的字据,可认定双方之间成立债权债务关系。小明主张其向小丽借款,但双方签订的字据仅能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,不能证明借款的事实,因而他的抗辩理由法院不予采信。小明未按字据的约定付清余款3.3万元,已构成违约,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小丽3.3万元。同时,由于双方未对利息及违约责任进行约定,所以对小丽要求小明支付利息的主张,法院不予支持。

案例二:

要求同居者搬离住房

法院认定滥权判决驳回

长乐人阿强(化名)喜新厌旧,不仅对两个非婚生子缺乏照顾,还诉诸法律,要求同居女友和孩子都搬离他的房子。日前,长乐市人民法院一审驳回了他的诉讼请求。

阿强喜欢上外地来榕务工的女孩阿敏(化名),把对方追到手后两人就同居在一块。阿敏多次催阿强办理结婚登记手续,可阿强总是找各种借口推托。双方在同居生活期间,分别于2004年及2008年生育了两个男孩。2007年,阿强购得位于长乐市区的一套单元房,产权证上的名字只有阿强一个人。此后,阿强和阿敏及两个孩子都搬到这套房子中共同生活。

2011年到2012年期间,阿强和阿敏因为结婚及孩子的抚养问题发生多次激烈争吵。阿强一怒之下,跑到外地做生意,对同居女友及孩子不闻不问。两个孩子都在居所地附近的学校就读,由阿敏直接抚养、照顾。

去年上半年,阿强因经商遇到困难,就想把长乐的那套房子出租,用于缓解还贷压力。他催促阿敏搬走,被对方拒绝。

阿强心有不甘,状告阿敏,要求其搬离这套房子。他认为:自己系诉争房屋的所有权人,有权对自己所有的不动产行使占有、使用、收益和处分的权利。阿敏没有法律依据与合同约定占有该房屋,属于非法占有。她和两个孩子完全可以另行租房居住。因而,请求法院判令阿敏立即搬离其房屋。

阿敏则坚持主张:只有待其与孩子有了地方居住,才能搬走。

案件审理期间,虽然主审法官几次询问,但阿强一直未向法院提供如阿敏搬离诉争房屋,孩子居住及抚养的安排方案。

长乐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,诉争房屋虽然是以阿强的名义购买且产权登记在他的名下,但他和阿敏所育的两个未成年子女也居住在该房内,并由阿敏直接抚养照顾。在阿强外出经商且未对子女今后的抚养、居住作出适当安排的情况下,如支持阿强的诉求,让阿敏搬离房屋,将使两子女处于无人照顾的状态,不利于子女健康成长。因而,阿强的主张尽管有特别法上的规则依据,但有违我国民法有关社会公德的规定,与公序良俗相悖,属于权利滥用。因而,法院判决驳回他的诉讼请求。

案例三:

借款还是分手费

无法举证被判还款10万元

阿兰在和男朋友阿奋(均为化名)分手后,手持借条状告对方讨钱。可阿奋却坚称自己根本没借过钱,这张借条是当初他被迫写下的“分手费”。究竟哪一方说的才是实情?日前,仓山区人民法院依证据规则审结了这桩疑案。

阿兰和阿奋同在仓山的一家工厂内打工。两人日久生情,从2009年起同居在一块,直到2012年底分手。

去年下半年的一天,阿兰手持一张阿奋所写的10万元金额的借条,将对方告上法庭讨钱。她称:双方同居期间,阿奋不时向她借钱,总金额达到10万元。双方分手时,他写下这张借条为据,但至今没归还。

阿奋觉得很吃惊。他辩称:双方同居期间,各自的财务独立,他从未向阿兰借过任何钱。阿兰手上的这张借条是他在分手时,受阿兰胁迫,不得已写下的。它明为借条,实为“分手费”,根本不应得到法律的保护。

仓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,阿兰的诉请有阿奋所写的借条可供支持,而阿奋的辩解却没有相应的证据支持。依证据规则,可以认定阿兰和阿奋之间的借贷关系成立。据此,该院判令阿奋偿还阿兰10万元。

律师提醒一:“试婚”不是“事实婚姻”

针对试婚这种时下常见的社会现象,福建理争律师事务所的副主任律师陈捷认为,根据有关司法解释,在1994年2月之前,单身男女以夫妻名义在一起共同生活,并符合结婚实质条件的,构成事实婚姻,受到法律保护。1994年2月以后未婚同居的,均不认为构成事实婚姻,不受我国《婚姻法》的保护。

试婚虽未被禁止,但也无法律明确规定准许。既然双方的关系没有法律的约束,自然就存在一定的随意性和不稳定性,因试婚失败而分手者占有相当大比例,而那些成功走进婚姻者,则无疑成了这个人群的幸运者。

试婚不值得提倡,它不利于保护试婚者的权益。另外,我国《婚姻法》目前只承认正式的婚姻关系,非婚同居是法律不倡导的。

律师提醒二:“试婚”后遗症该如何处理?

一、试婚期间的财产

根据我国《民法通则》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:双方在试婚期间取得、形成的财产,若双方之间有协议的,按协议约定处理。没有协议约定的,能够证明属个人所有的,归其本人所有,否则归双方共有。不能证明财产是按份共有的,应当认定为共同共有。

试婚后结婚者,婚前共同财产在双方具备结婚实质要件时即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;婚前个人财产没有约定变为夫妻共同财产的,仍属一方个人财产。

试婚后不婚者,在其分手时,没有财产约定协议的,一方个人财产自行处理;试婚期间形成的共有财产,不能证明是按份共有的,按共同共有进行分割,按等分原则处理,且考虑一方对共有财产的贡献大小,适当照顾生产、生活的实际需要等情况。共有财产是特定物,而且不能分割或者分割有损其价值的,可以折价处理。分割后,一方出卖自己分得的财产时,如果出卖的财产与另一方分得的财产属于一个整体或者配套使用,另一方有权主张优先购买权。

二、试婚期间的债权债务

试婚期间形成的债权按照上述财产问题处理。试婚期间形成的债务,一般由欠债方单独偿还;有证据证明属共同债务的,由双方共同偿还,共同财产不足以偿清全部债务的,各方对债权人负连带偿还责任,多承担偿还责任一方,有权向另一方追偿。

三、试婚期间所生子女

试婚期间所生子女属非婚生子女。根据《婚姻法》的规定: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,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。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,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,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。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,有探望子女的权利,另一方有协助的义务。

四、终止试婚

试婚不成,双方自行分手,当事人起诉请求解除同居关系的,人民法院不予受理。但当事人请求解除的同居关系,属于《婚姻法》中规定的“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”的,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并依法予以解除。当事人因同居期间财产分割或者子女抚养纠纷提起诉讼的,人民法院应当受理。

五、过错赔偿

试婚不受《婚姻法》调整,也不适用关于婚姻过错赔偿的规定。一方过错导致双方分手,如果因其过错行为直接造成另一方身体伤害等(如虐待等),可按一般侵权行为主张赔偿,但不能基于《婚姻法》的规定直接主张赔偿。

(福州晚报记者 陈鸿星 通讯员 林枫 仓法/文 陈晓珊/配图)

打印 | 收藏 | 发给好友 【字号
心情版
相关评论
今日热词
更多>>福建今日重点
更多>>国际国内热点
  • 新闻图片
更多>>娱 乐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三天
  • 一周
  • 一月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网站公告 |
国新办发函[2001]232号 闽ICP备案号(闽ICP备05022042号)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:35120170001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闽网文〔2019〕3630-217号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(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/移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)证号: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闽)字第085号
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(署)网出证(闽)字第01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-20100029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(闽)-经营性-2015-0001
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,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
职业道德监督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91-87095151 举报邮箱:jubao@fjsen.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:0591-87275327
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:010-88650507(白)010-68022771(夜)